郑州粤海酒店陪酒女
 

父親的風雨 我的彩虹

發布者:Chenguang 來源:呼倫貝爾日報 瀏覽: 發布時間:2019-11-05 16:11:53

父親的風雨 我的彩虹

 

徐興銳

1946年,父親16歲,他自愿加入東北人民解放軍。從此,他不顧死神的子彈,不懼敵人的炮火,赤膽忠心地獻身于遼沈戰役、平津戰役和抗美援朝戰爭,和戰友們迎來了共和國的曙光。

我出生在60年代初,當時國家的經濟還沒有恢復過來,又遭受三年自然災害的疊加打擊,糧食短缺,饑餓蔓延。前輩們回憶起當時的情景時,常說,“整個屯子從早到晚都見不到炊煙”。雖然我們家居住在嫩江之濱,但這里并未因為豐沛的江水流經而成為魚米之鄉,反而陷入貧困的境地,全家每日的口糧都難以接續,饑餓時刻都在威脅著我們的生存。盡管每天吃了這頓而不知有沒有下一頓,但是從我有記憶開始,就沒見過父親流露出愁苦的表情,也未曾聽到過他因苦難而發出的一聲嘆息。

60年代末,電視尚未出現,廣播也沒普及,書籍更是嚴重貧乏,但是我卻受到了最好的啟蒙教育。這個教育來自父親,來自于他南征北戰的戎馬經歷,來自于中國革命勝利給他帶來的自信。

上小學的那些年,每當學校組織學生們給烈士掃墓,我都會用鉛筆仔細地記下墓碑上的名字,回家后都要問父親是不是他的戰友、他認不認識那些烈士、他們的家人都在哪兒等問題。盡管沒有答案,但是我從心里懷念那些烈士,好像他們是父親年輕時的小伙伴、他的好朋友、我的親人,每當看到那一片烈士墓地,我都會忍不住熱淚盈眶。童年的時候我心里總在問:這些烈士為什么能自愿犧牲呢?為什么不顧生命危險地冒著敵人的炮火沖向戰場呢?后來,我漸漸明白了:曾經受封建剝削、受階級壓迫的中國人,哪個不想掙脫枷鎖、沖破牢籠呢?

70年代末,我家從黑龍江搬到了內蒙古興安盟。我記憶最多的是度過青少年的學校。那時,我們當地的教學條件還十分落后,冬季的教室要用干樹枝和玉米瓤來取暖,而且這些燃料要同學們到幾公里外的農田、樹林里去撿拾。窗戶破了也買不到玻璃或者塑料布,只釘一些不規則的板皮擋風擋雪,同學們的鋼筆常常凍得寫不出字,要拿到土爐旁去烤,烤鋼筆的時候順便烤一下凍得無法伸展的手指,即使自己的手指還沒完全烤熱,同學們也會自覺離開土爐,把位置讓給其他同學。寒冷的冬季、飄雪的教室,最讓我們期盼的就是春天的腳步。

1979年,隨著溫暖的春風,飄來了《我們的生活充滿陽光》、《我愛你,中國》、《我們的明天比蜜甜》等一支支撥動心弦、點燃激情的音符,一曲曲喚醒憧憬的旋律。我總在心里問自己:為什么葉佩英的唱的《我愛你,中國》這首歌,從30多年前流進我的心田,至今還回蕩在我腦海中?為什么經歷了時間的沖刷這首歌的歌詞仍然清晰地鐫刻在我的心里呢?答案漸漸地在我的心里浮現出來。因為在1980年以前,就從未出現過這樣唱出心聲的歌曲和讓人產生共鳴的旋律。這首歌如淙淙河水蕩著清波,從我的心中、夢中、青春中,從我那艱苦的歲月中流過一樣滋養著我,使我產生了熾熱的愛國主義情感。

高中最后一學期,我們年級遷入了新的教室。由以往的泥土地面變成了水泥硬化地面;曾經凸凹不平的木板黑板換成了玻璃磚;土爐子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暖氣片。從這學期開始,教室就像磁鐵一樣吸引著那些愛學習的學生。不僅是嶄新的桌凳、明亮整的潔環境、遮風擋雪的磚墻讓大家不想離開新教室,更主要的原因是教室成為落后地區學生們求學和寄托理想的地方。

在高中的最后幾個月里,一篇英語課文吸引了我,引導著我踏上了一條未曾設想過的人生之路,照亮了我后來的人生旅途。這篇課文選自美國記者埃德加·斯諾所著的《紅星照耀中國》。那優美的文筆、紀實性的報道深深地感染了我。當時,我只能讀到斯諾先生的一篇文章,想要再了解更多的內容卻根本找不到任何資料。

由于當時的高考錄取率就像遴選宇航員一樣低,畢業的當年我沒有升入高校。為了有一點兒收入以便減輕家里的經濟負擔,我開始到社會上找活干,那年我18歲。很快我就找到了一個蓋房子的活兒。這家有一個舊房子,據主人說家里有四個女兒,需要大一點兒的屋子。完工的那天主人在家里盛情地給我們準備了一頓飯。他們的家擺設簡單,可是令人感到特別的是他們的屋里竟有滿滿一面墻的書!這真讓我驚奇和意外。那個年代,書是多么稀缺和貴重的物品啊,眼前夢幻般地出現這么多的書,我感到無比的驚喜。最后,等工友們到院子里去繼續干活兒的時候,我心緒忐忑地問了戴眼鏡的男主人,他是否有一本叫《紅星照耀中國》這本書。他猶豫了片刻,大概看我目光充滿了渴求、態度真誠懇切,隨即,便發出了一聲嘆息,“你太幸運了,這本書可是很難找到的”。他語氣中帶著幾分驕傲地說道。我簡直不敢相信我的耳朵,這位男主人竟然有這本書!他轉身進屋從一個發舊的木箱里小心謹慎地取出了用防水牛皮紙包封的一本書,他恭敬而慎重地打開了紙封。“啊,《Red Star Over China》竟是英文版的!”,我驚喜地喊了出來。后來我了解到,這位先生的父親曾經在上海受過良好的英文教育,之后在上海的一家報社工作,喜歡讀書,這本書是他父親留給他的。但是,這位先生學的是俄語,所以始終也沒有機會閱讀。我恭恭敬敬地接過了書,向他深深地鞠了一躬。

回家之后,我把書取出,仔細翻開,跟隨著斯諾先生跨越時空。我把不認識的單詞記在本子上,找老師借詞典,查出詞義,再回來繼續閱讀。因為既渴望了解書中的故事,又想早點讀完把書還給主人,所以我白天去干活兒,晚上點著油燈閱讀。

如今,我已經走過了人生的50余個春秋,每當回首往事的時候都會產生無限的感慨:對于我們這代人來說,別說貧窮生活了,就是對物質貧乏生活的記憶都早已被改革開放的大潮沖刷得模糊不清了。我常常心中充滿自豪感,因為我趕上了中國歷史上最好的時代。作為一名高校教師,用黨的思想教育學生是我的使命、用積極的行動幫助學生是我的職責、用高尚的品德影響學生是我的工作、用不忘初心的信念對待教育事業是我不懈的追求!


上一篇:獵人的家園
郑州粤海酒店陪酒女 广西快乐10分 云南快乐10分 东风汽车股票分析 大智慧手机炒股软件 广东快乐十分 实时股票指数 银行还能给私募基金配资吗 广西快乐十分 极速快乐十分 在线股票配资平台 股票趋势 读mba后悔死了 31选7 上证指数行情走势图 000878股票行情 外汇理财是传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