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粤海酒店陪酒女
 

一位女獵民的期望和囑托

發布者:徐晨光 來源:呼倫貝爾日報 瀏覽: 發布時間:2019-11-04 11:33:29

 董聯聲

2007年8月25日,微風習習,天氣涼爽。根河市郊敖魯古雅鄂溫克民族鄉新居得克莎家。

在敖魯古雅鄂溫克民族鄉黨委婦聯主席、“使鹿部”鄂溫克人布里托天氏族后代何迎春(麗達)的引領下,我在國家統一建造的紅磚紅瓦住房(后改造為北歐風格住房)的鄂溫克族獵民新居再次逐家逐戶走訪、調查。剛剛走出中年獵民考騰寶(布建海)的住宅,何迎春告訴我,下一家將要去的是中年女獵民得克莎的家。我比較熟悉得克莎,獵民出身,有文化、有知識,不僅會說鄂溫克語,也會說流利的漢語,我已經多次采訪過她,曾經給予我極大幫助。

進入得克莎的家,窗前是一片小菜園,碧綠碧綠的,非常吸引眼球。進入屋內,我仔細觀察,與其他鄂溫克獵民家庭一樣,各式現代化家具一應俱全,都是國家統一配備的。室內干干凈凈,窗明幾凈。正在觀察流連間,里屋發出聲音:“是誰來了?到里屋來吧!”我和何迎春循聲進入住房的里屋,發現得克莎仰臥在床上。我們進屋后,得克莎連忙欠身讓我們坐下。寒暄之后得知,得克莎身患風濕病,膝蓋腫大,無法走路,邊治療邊在家休息。

誰知,得克莎緊緊握住我的手,一直沒有放開。說道:“董老師,您不是調查、整理我們鄂溫克人的《族譜》呢嗎?怎么樣了?我們還等著呢。”我連忙回答:“我這次來,就是請您給看看《族譜》還有什么問題。”說罷,我從書包里拿出手工繪制的《族譜》長卷。

長卷共4幅,每幅長約3—4米,密密麻麻畫滿、寫滿了表格和文字。躺在床上的得克莎一幅一幅打開,仔細看。當看到得克莎所在的卡爾他昆氏族的族譜時,得克莎一戶一戶、一家一家看得更加仔細。當看到自己家時,突然說道:“董老師,我母親的生日我們都不知道,您是怎么知道的呢?”“當然是調查出來的。你父親是不是比你母親大20歲?許多人都知道,你知道不知道?”“我也聽說過。”“你父親是1901年出生,1996年2月10日因肝癌去世。你父親比你母親大20歲,你母親不就是1921年出生嗎?根據杰什克和阿利克山德拉的回憶,你母親是1921年10月2日出生的。算來,你母親今年應該是92歲了,對嗎?”“對啊,前年我們剛剛給她過90歲大壽!”

原來,得克莎是“使鹿部”鄂溫克人非常知名的老獵民拉吉米和有著“老酋長”美譽的瑪利婭·索的三女兒,瑪利婭·索的長女5歲就夭折了,二女兒罕達(索繼紅)就是副鄉長果什克的妻子,1991年10月因心臟病離世。拉吉米也因肝癌于1996年2月10日離世。目前,瑪利婭·索仍然堅守在深山密林中飼養馴鹿,已經成為“使鹿部”鄂溫克人的標志性、代表性人物。

得克莎仔細看過《族譜》長卷之后,再次拉起我的手,不住地說道:“感謝你啊,董老師,你為我們鄂溫克人做了一件大好事啊!自己長輩的事我們都不了解,你都給我們調查清楚了,真是一筆貴重的歷史財富啊!你一定要趕快整理,整理完畢之后,一定想著給我一份啊,千萬別忘了!”

我告訴得克莎,《族譜》很快就完成了,一定會給她一份。我牢記得克莎和其他獵民的囑托,也牢記杰什克等老獵民的期望,夜以繼日地潛心調查、整理《族譜》。2007月8月,我花費將近40年調查、采訪,又花費幾年時間整理、繪制的《“使鹿部”鄂溫克人四大氏族近代綜合族譜》長卷終于全部完成,民族歷史研究專著《中國最后的狩獵部落》同時出版。我專門贈送給得克莎一部書,書中附有《族譜》長卷,履行了我的諾言。


郑州粤海酒店陪酒女 陕西快乐十分 广西快乐10分 体球球毛 体育比分app 河南十一选五 电竞比分网奇兵 网球比分和淄博 重庆快乐十分 北单比分怎么计算的 足彩进球彩 广西11选5 美国职业棒球比分最小多少分 qq分分彩 大赢家即时指数 澳洲幸运5 北京赛车pk10